? 黑车“霸道”耍赖挡道抢生意 巴士进站要打招呼_盐城市人民政府

黑车“霸道”耍赖挡道抢生意 巴士进站要打招呼
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03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黑车”在穿梭巴士车站前挡道,巴士无法正常进站,乘客只能绕过车墙在马路中央上车 晚报 贺佳颖 现场图片

  为缓解市民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难,本市在浦东周浦地区率先开出两条“穿梭巴士”1001路和1002路,运营近两周时间,受到沿线居民的普遍欢迎,客流已从1000人次增加到3000人次,不但方便了居民的出行,也对周边“黑车”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。

  然而,当记者昨天再度回访时却发现,原本“双赢”的好事,公交司机却高兴不起来,企业也产生了新的烦恼,原来,一些“黑车”司机声称,“穿梭巴士”抢了他们的客源,生意越来越难做了,于是有的不法司机竟然将“黑车”挡在公交车进出路口,甚至与公交车抢道,从而影响“穿梭巴士”的正常运营。

  昨天下午3点45分左右,记者来到位于周浦地区的1001路、1002路“穿梭巴士”的始发点万达广场,这是一个很规范的公交终点站,该站设在年家浜路上,是一个港湾式的车站,前面是沪南公路,后面是周康路,车站至少可以停七八辆中巴车,港湾式的车站不但专门划出“公交专用车道”区域,还搭起了一排漂亮的白色顶棚,可以为乘客遮风挡雨。记者看到,有两三辆车子停在站内准备发车,在车站调度室,调度员根据规定的间隔时间发车,车辆有序进出站,5分钟—10分钟发一班车。

  “你不要看现在秩序蛮好的,4点半晚高峰一开始,‘黑车’就多了,有的是机动车,也有是改装的‘黑三轮’车,他们还会肆无忌惮地挡住公交车的去路,影响我们车辆的正常进站和发车运营。 ”正在当班的调度员告诉记者,最近交警和城管经常到这里一带巡逻,“黑车”司机就开始与警察打起“游击”,警察来了黑车走了,警察走了黑车来了。“黑车”多的时候,能在快车道上停整整两排,公交车从终点站出来根本开不出去。

  记者昨天就在那里蹲守,果然,从下午4点半开始,车站周边的“黑车”就开始蠢蠢欲动,在车站前方左侧快车道上,时不时有三四辆沪C牌照和外地牌照的机动车停车拉客,记者甚至看到有一辆轿车里面塞了6个学生和3个大人,严重超载,一旦发生事故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  而在车站后面的周康路口,十几辆黑机动车、“黑三轮”混杂着停在路边,只要有乘客路过,他们就开始吆喝,场面十分混乱。而记者发现,机动车“黑车”司机开出的价格不便宜,与正规的出租车价格相当,从万达广场到最近的地铁站7号线元,事实上,乘区域出租车只需28元,“黑车”司机却声称,没有40元到不了的,主要是宰那些对当地情况不熟悉的外地乘客。

  下午5点40分左右,一辆“穿梭巴士”从周康路方向缓缓驶来,准备进入车站的“公交专用车道”,这时却被一辆“黑三轮”挡住了去路,公交司机示意“黑车”司机让道,可“黑车”司机却无动于衷,无奈之下,公交司机只能下车,耐心地劝说黑车司机:“帮帮忙,请你让一让道。 ”这时,“黑车”司机才很不情愿地将车慢慢开走了。

  “今天算对我们客气的,平时不要太凶哦! ”公交司机凤燕军气愤地说,“黑车”一般上午10点以后出来,下午三四点出来的一直要到晚上七八点才渐渐收工。除了万达广场外,“穿梭巴士”沿线的周浦汽车站、周浦医院等地都是“黑车”的聚集地,最多时候,每个地方至少有二三十辆。 “穿梭巴士”开始运营后,“黑车”生意受到影响,所以将气都出在公交司机头上。

  凤师傅说,前两天在周康路口,有一辆QQ车子堵在路口,凤师傅下车与他们打招呼,请他们让道。没有想到“黑车”司机态度嚣张,嚷嚷道:“就不走,你敢怎么样?你会开车吗?不会开车就滚开! ”气得凤师傅只能拨打110报警。

  “我们总归劝他们让道,即使他们骂我们,我们也不会与他们发生冲突的,实在不行就报警。 ”另一位公交司机郎汤敏也对记者说,他也经常遇到“黑车”挡道的事情。有一次,“黑车”司机就是不让道,还叫嚣“你有本事就撞我车子呀! ”甚至旁边还有人跟着起哄,我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在路口等了五六分钟,车上的乘客意见很大,但我不能开车门,一开车门如被执法人员查到,就要扣分扣奖金的。还好当时正巧有一辆交警巡逻车开过来,“黑车”只得开走。 “公司领导也经常告诫我们,不要与这些‘黑车’司机发生冲突,否则会影响公交的形象。 ”

  “穿梭巴士”的开通方便了居民出行,越来越多的沿线居民都告别了“黑车”,乘坐正规安全的“穿梭巴士”。可为何“黑车”依旧屡禁不止呢?

  记者通过调查“黑车”司机发现,“穿梭巴士”线路太少,有相当部分区域的小区居民未能惠及到;“黑车”司机的违法成本太低,是“黑车”屡禁不止的两大因素,从而形成“你来我躲,你走我来”这样一种恶性循环的怪圈。

  来自河北的“黑三轮”司机樊师傅在周浦开“黑车”已经快两年了,说起这两年的“黑车”生意,樊师傅说,去年的生意好做多了,一天营业额至少可做到近200元,现在一天也就90元—100元。现在生活成本很高,租间当地农民的瓦房也要每个月300元—400元,再加上吃用开销等等,赚的要比去年少多了。

  当被问及为何现在难做时,樊师傅表示,“穿梭巴士”的影响是第一位的,以前2公里内都是我们的客源,现在许多居民都有了新的选择,不过,当居民从超市出来,手里有许多东西拿着时,还会选择我们这种车子,因为“穿梭巴士”车站只到路口或者小区门口,而我们能够送到楼下,这比公交车要方便。还有就是像公园新村、秀沿路、大润发等附近没有“穿梭巴士”,这些都是我们的常客。当记者谎称在这附近上班想长包用车时,樊师傅立即主动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。

  采访中,樊师傅一直十分警觉,不停地回头东张西望,看看是否有警车过来巡逻执法。他说,自己曾经被抓过一回,后来又去买了一辆车子,亏了好几千元,“现在要时刻提防,千万不能被抓,一旦被抓车辆就要没收,再买一辆又得要2000余元,这大半个月的生意就白做了。 ”这时,已经有一位乘客上了樊师傅的车,谈好价格7元钱,临走时,他还客气地对记者说:“大姐,需要用车可以随时电我哦。 ”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“穿梭巴士”每辆车子从终点站出发时,少则五六个乘客,多则有十多个人,既有老乘客,也有头一回乘车的新乘客。说起“穿梭巴士”的好处,刚退休不久的张先生一脸的满意,他开心地说,有了这两条线后,居民出行方便多了,还可以享受优惠换乘,出去买菜、看病或者办个什么事情,只要掌握好时间,一个来回1个半小时内搞定,兜一圈只要花一元钱就可以了。

  当记者询问乘客,“穿梭巴士”的运营是否抑制了周边的 “黑车”生意时,不少乘客纷纷指责“黑三轮”太过分了。天天在万达广场上班的白领王小姐表示,“黑车”司机生意少了肯定不高兴,所以会想方设法来找碴,干扰、刁难公交司机,希望有关部门能管一管这种现象。

  昨天,第一次乘“穿梭巴士”的殷女士则对记者表示,现在还有许多居民不知道有这两条线,建议公交企业能多开几条这样的线路,涉及的面和线路再多一点,如现在周浦社区卫生中心还没有“穿梭巴士”,一些老人、小孩看病打针还是得靠“黑车”出行,这也存在很多不安全因素。